中超自从10年前从谷底跃起后,一直热闹了近10年。

  一场疫情,将一切都改变了。最主要的变化就是将主客场制,改为赛会制,随之而来的是空场、“云比赛”。这样的改变,对于这项运动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没有了观众,没有了主客场,将一个与大众融合的体育运动,变成了封闭的“贵族运动”,脱离了这项大众体育运动赖以生存的土壤,足球还有多少生命力?

  但是,疫情关乎地球人的健康,没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一切都要让路。

  

葛爱平专栏 明年后的中超将会是什么样



  因此,当足协主席陈戌源说,明年的中超联赛,极有可能还是封闭式赛会制时,心里凉了一截。失去了观众(现采取的限流,只允许一小部分观众),失去了去客场展示的机会,足球比赛的竞争性,就像是从足球场搬到了咖啡馆。对此,没有更好的办法。但是有个建议。

  既然1200人可以把看台的一角坐满而无事,为什么不能是12000人把一面看台坐满呢?显然,体育场观众从1200到12000,或者说重新开放看台,已经没有障碍了,就看中超管理部门敢不敢拍板了。

  中超面临的第二个改变,便是压缩俱乐部投资。

  

葛爱平专栏 明年后的中超将会是什么样



  按陈戌源的说法,将推出进一步压缩投资方案,去泡沫化,让俱乐部运营健康,财务健康。

  中超俱乐部的泡沫多大,可谓举世无双。以中超现状,没有几亿十几亿的投入,别说争冠,连立足都困难。其中外教、外援和本土球员的身价,均为国际市场价的几倍甚至十几倍。而俱乐部的造血功能,远远跟不上支出。

  中超如此,其他级别的职业联赛也好不了多少。今年共有16家俱乐部因不堪重负,选择了退出。如果这一现状继续下去,中超和职业足球将变成金钱的比赛场,少数寡头的游戏。

  

葛爱平专栏 明年后的中超将会是什么样



  为了获得比赛的平衡,更为了俱乐部良性发展,限制投资是必须的。这里试举F1为例。F1是这个世界上烧钱最厉害的一项运动,也是最贫富不均的赛事。在2019赛季,奔驰车队实际支出为4.85亿美元,法拉利是4.63亿美元,红牛是4.45亿美元,而小红牛则是1.38亿美元,最少的威廉姆斯队是1.32亿美元。最高和最低相差巨大,这本身就使得比赛显得不公平。

  因此,从2022年开始,F1将设预算帽,限定车队预算从1.75亿再降到1.45亿美元(不含车手工资和引擎等)。

  从2023年开始,车队两位车手的工资额,也限定为不得超过3000万美元。超标的车队将会被罚分,车队经理将会失去FIA执照。连F1都感受到了限制预算的必要性,泡沫巨大的中超,有什么理由不做呢?

  

葛爱平专栏 明年后的中超将会是什么样



  F1的限制措施有一点很值得中超学习:预算透明,制裁措施明确,谁也不能违反,或打擦边球。

  中超的措施制定出来了,重要的是执行。要执行,首先要透明。这个做得到吗?

  昨天,中超四支参加亚冠的球队乘坐包机,穿着防护到达了比赛地卡塔尔。这一身装束,很像明年后的中超,影影绰绰,似有形,却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