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生活垃圾分类,大家已经不陌生了。在不少城市中,标有“可回收物”“不可回收物”等标记的垃圾桶随处可见。

内-容-来-自;中_国_碳_0排放¥交-易=网 t an pa i fa ng . c om

生活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內.容.來.自:中`國*碳-排*放*交*易^網 t a npai fa ng.com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方案》提出到2020年底,要基本建立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活垃圾分类模式,并在46个城市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同时对生活垃圾的收集、运输、资源化利用和终端处置都提出了具体规划。 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tan pai fang . com

《方案》发布后,生活垃圾分类再次成为了社会热议的话题。

本*文@内-容-来-自;中_国_碳^排-放*交-易^网 t an pa i fa ng . c om

从鼓励到强制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ta np ai fan g.com

居民提来垃圾,称重后,拿着积分卡往类似POS机的机器上一刷,积分就打到了卡上。1公斤厨余垃圾积2分,1公斤废旧报纸积10分,200个积分折算15元,可兑换卫生纸、洗手液等生活用品,或者享受家政保洁、理发等社区服务。在北京朝阳区劲松五区社区的“绿馨小屋”前,这样的情景经常发生着。 禸嫆@唻洎:狆國湠棑倣茭昜蛧 τāńpāīfāńɡ.cōm

劲松五区有26栋居民楼,居住着近1200户居民,每天平均产生各类生活垃圾近5吨。这里分布的3座绿馨小屋,是专门为居民提供垃圾分类的小场所。绿馨小屋是北京首创智慧环卫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震在2012年建立的。在此之前,李震已经从事再生资源回收工作多年。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网-tan pai fang . com

如今,把分类垃圾送至绿馨小屋已经成为社区很多居民的习惯。分类后余下的垃圾,则被投放到社区主路边标有“其他垃圾”的大桶中。同时,社区还有定时巡逻的厨余垃圾收集车,居民招手即停,也可以刷卡积分,主要为了方便年龄较大的居民。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清运车将错时进入小区清运垃圾,每辆车上安装有GPS定位系统,防止混装混运。这些垃圾清运车将劲松街道的厨余垃圾送往位于大兴区瀛海镇的南宫生活垃圾堆肥厂,经过发酵降解等一系列处理过程,变成可被再利用的肥料,“其他垃圾”则被运往高安屯垃圾焚烧发电厂。

內/容/來/自:中-國/碳-排*放^交%易#網-tan p a i fang . com

在过去,劲松五区的垃圾处理可不是这种景象。原来社区内虽然摆放着绿、灰、蓝三色分类垃圾桶,但多数垃圾还是混堆混放,只能统一清运。“倡导生活垃圾分类需要有个过程,但通过合理的方法,还是可以做到的。”李震说。 本`文@内-容-来-自;中_国_碳排0放_交-易=网 t an pa ifa ng . c om

绿馨小屋的方法代表了当下国内生活垃圾分类的一种典型模式,即以自愿和奖励的方式鼓励居民进行分类。而此次《方案》的发布,则明确了生活垃圾分类的强制性。

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tan pai fang . com

“所谓强制,隐含的意思就是界定了垃圾分类的责任,明确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垃圾的产生者,要对这些垃圾负责,否则就要受到一定的约束。”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解读说,“但根据国内的现实情况,估计短时间内可能还是会将强制性手段与激励性措施结合起来,双管齐下,让居民尽快养成垃圾分类的习惯。”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t a np ai fan g.com

《方案》提出,到2020年底,在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要达到35%以上。 本`文@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tan pai fang. com

生活垃圾到底应该怎么分?

生活垃圾,是固体废物中的一种。垃圾分类则是指按照垃圾的成分、属性、利用价值、对环境影响以及现有处理方式的要求等,将垃圾分离成不同类别,为后续的科学处理提供基础,有助于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

本%文$内-容-来-自;中_国_碳|排 放_交-易^网^t an pa i fang . c om

垃圾分类是发达国家较早进行的,我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有一些城市提倡垃圾分类收集处理,比如1993年北京制定了《城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对“城市生活废弃物逐步实行分类收集”。到了2000年6月,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桂林、广州、深圳、厦门被确定为全国8个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全国范围内的垃圾分类拉开序幕。

内.容.来.自:中`国`碳#排*放*交*易^网 t a np ai f an 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