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古慢骑行”本身成为低碳生活方式

 

“复古慢骑行”本身成为一道流动的风景。均 李卓翔 摄

 

  慢慢骑行,发现城市中另一番风情。

 

  本报记者 郭艺珺

9月22日无车日。早上9点多,嘉定西客运中心的广场,陆续聚起来一群打扮各异的人:有的身着上世纪30年代的学生装,有的装扮成老上海“老克勒”,还有的穿上朝气蓬勃的海魂衫,他们中既有一脸稚气的学生,也有年近古稀的老人。相同的是,每个人都或推或骑着一部自行车。原来,“2014世界无车日—嘉定怀旧慢骑行”将从这里出发,沿着嘉定人儿时记忆中的大街小巷,进行10公里的复古骑行。

 

就在无车日当天,由黄浦区编制的全市首个区级慢行交通系统规划正式出炉,这意味着更多适合步行和骑行的空间将给都市人辟出。在骑行爱好者看来,随着城市规划和布局的完善,未来低碳绿色的“骑行”会成为新的潮流,而骑行的姿态也将变得更加优美。

 

慢骑行力挺无车日

 

自行车是曾经的“国民交通工具”,而今被各种“潮人”追捧,早已超越作为人们出行交通工具的概念。自行车所带来的低碳环保、绿色健康的生活方式,正是潮人们所钟爱的。

 

“平时我们这群自行车爱好者专业装扮一穿,赛车一骑,总是会给大家一些距离感。而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有儿时与单车相伴的美好回忆,于是我们想卸下这些专业行头,走进寻常生活,带大家一起回到儿时的自行车时光。”嘉定怀旧慢骑行组织者、嘉定电视台主持人童生辉告诉记者,正是在这样的初衷下,他和另两名“臭皮匠”操办了这次骑行活动,他们一名有过自行车赛事组织的工作经历,另一名则是纯自行车技术人员。

 

童生辉还有另一个身份—嘉速—乐骑社的负责人。在社团10多位骨干会员和区交通局的10几位青年志愿者的合力下,一起完成了此次活动的组织保障,虽然花费不少精力和财力,但童生辉直呼“值得”。

 

“这次我们定了150个名额,本来只留50个名额尝试微信的方式向社会公开招募,没想到社会报名非常踊跃。”童生辉说,通过乐骑社、南翔网和嘉定电视台微信平台报名的人数达到150人,总人数超过200人,其中既有一家三口报名,也有私家车俱乐部、足球俱乐部的会员组团报名,还有在嘉定工作的新上海人想参与进来。

 

9月21日10点,大部队整装完毕,开始沿着既定路线出发:从胜辛路-沪宜公路-西大街-人民街-城中街等路,最后回到嘉定西客运中心广场。当这支别样的复古车队经过马路,引来嘉定市民纷纷驻足。“我希望把体育运动中的正能量以及骑行的生活方式分享给大家,让大家多一种绿色出行的选择。”童生辉说,骑行能改变我们的身体状态,但更重要的是能改变我们的生活态度和价值观。

 

“很多车友最大感受是气氛热烈、路线设置合理。”童生辉对活动效果基本满意,不过很多车友称,由于是第一次参加,没有认真准备行头,明年要精心打扮再来。

 

感受在路上的快乐

 

像很多骑行爱好者一样,童生辉爱上自行车,也是机缘巧合。10年前刚来嘉定工作时,童生辉买了一辆1000元钱的公路自行车作为代步,当时漂亮的涂装运动外观很吸引同事朋友的目光。可惜后来车子被盗,他改骑了“木兰”,接着又买了汽车。“直到2010年,我找到了骑行组织,装备从折叠车到山地车,再到现在的公路自行车,开始认真地把自行车当做一项运动爱好。”平时“两点一线”的出行,童生辉都会骑车。

 

作为嘉速—乐骑社的负责人,童生辉希望以民间社团的形式,来吸引更多人关注并热爱骑行。据介绍,乐骑会的前身是去年成立的嘉速自行车队,当时童生辉获得了一个当地企业的赞助,带动身边10多位有专业装备喜欢自行车竞技的年轻人一起去参加上海自行车业余联赛。“上海联赛因为有好几站都在嘉定区域内,所以我们就取名嘉速车队。”童生辉说,一年比赛下来,队员们展示了良好的团队精神,而身边也有更多的车友愿意跟我们交流、骑行。所以今年在嘉定团区委的支持孵化下,嘉速升级为为广大车友服务、搭建平台的社会组织上海嘉速自行车运动文化发展中心,同时成立了嘉速-乐骑社。“这是一个以快乐骑行为目标的民间社团,我们聚集了更多不同能力水平的车友,我们每周保持一次夜间骑行锻炼,一次自行车讲座沙龙,不定期的周末组织参加竞技比赛和远途骑游活动等。”